?
?
20年專業節能照明改造專家
?
您專屬的LED照明顧問
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 » 道路照明改造工程案例

道路照明節能改造案例展示

更多 ?
道路照明節能改造的背景:

現今市場流通的路燈光源:高壓鈉燈,國產的因質量和技術問題壽命較短,一般都小于3000小時,進口的以Philips最好,達到3000-4000小時,單體LED的壽命在8萬小時以上,集群變成一個特大功率的LED后,它的壽命在6萬小時以上,等于是現今流通最好的高壓鈉燈15倍以上的壽命,亦即是話,高壓鈉燈更換15次以上,LED路燈才更換一次,更換光源成本不在活下,維護費用與及因此而造成的諸多不便已是最明顯的對比。因此道路照明改造刻不容緩。下面是百分百照明的部分道路照明改造案例展示:

東莞市大朗路燈照明改造
東莞市大朗路燈照明改造

東莞市東城路燈照明改造
東莞市東城路燈照明改造

東莞市橫瀝路燈照明改造
東莞市橫瀝路燈照明改造

廣州金盤嶺隧道燈照明改造
廣州金盤嶺隧道燈照明改造

韶關乳源LED路燈照明改造
韶關乳源LED路燈照明改造

》》LED路燈的優點
 

1、LED路燈本身的特性--光的單向性,沒有光的漫射,保證光照效率。
 

2、LED路燈有獨特的二次光學設計,將LED路燈的光照射到所需照明的區域,進一步提高了光照效率,以達到節能目的。
 

3、LED路的光源效率目前已達110-130lm/W,而且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理論值達250lm/W。而高壓鈉燈的發光效率是隨功率增加才有所增加,因此,總體光效LED路燈比

高壓鈉燈強;(這個總體光效是理論上的,大功率LED路燈優點實際上250W以上高壓鈉燈的光效高于LED)。

 

4、LED路燈的光顯色性比高壓鈉燈高許多,高壓鈉燈顯色指數只有23左右,而LED路燈顯色指數達到75以上,從視覺心理角度考慮,達到同等亮度,LED路燈的光照度平

均可以比高壓鈉燈降低20%以上,(參照英國道理照明標準)。

 

5、LED路燈的光衰小,一年的光衰不到3%,使用10年仍達到道路使用照度要求,而高壓鈉燈光衰大,一年左右已經下降30%以上,因此,LED路燈在使用功率的設計上可

以比高壓鈉燈低。

 

6、LED路燈有自動控制節能裝置,能實現在滿足不同時段照明要求情況下最大可能的降低功率,節省電能。Spark 智能LED路燈可實現電腦調光,分時間段控制,光線控

制,溫度控制,遠程控制,自動巡檢等人性化功能。

 

7、LED是低壓器件,驅動單顆LED的電壓為安全電壓,系列產品單顆LED功率都為1瓦,所以它是一個比使用高壓電源更安全的電源,特別適用于公共場所(例如:路燈照

明、廠礦照明、汽車照明、民用照明等)。

 

8、每個單元LED小片只有很小體積,所以可以制備成各種形狀的器件,并且適合于易變的環境。
 

9、壽命長:能使用5萬小時以上,提供三年的質量保證。不足之處就是電源的壽命得不到保證。
 

10、光效高:采用≥100LM以上的芯片,相對于傳統高壓鈉燈能節能75%以上。
 

11、安裝簡便:無需加埋電纜無需整流器等,直接將路燈燈頭安裝于燈桿接上或者將光源嵌套原有燈殼。
 

12、散熱控制出色:夏天溫度控制在45度以下,并采用被動散熱方式,夏天的散熱保障不足。
 

13、質量可靠:電路電源全部采用高質量元器件,每顆LED都有單獨過流保護,無需擔心損壞。
 

14、光色均勻:不加透鏡,不以提高亮度而犧牲均勻光色,從而保證無光圈光色均勻。
 

15、LED不含有害金屬汞,不像高壓鈉燈或金屬鹵化物燈在報廢時對環境造成危害。
 

綜合上述原理,大功率LED路燈的節能效果顯著,代替高壓鈉燈可節電60%以上。
 

維護成本低:相對于傳統路燈,LED路燈維護成本極低,經過比較,不到6年即可收回全部投入成本。

四川桃巴高速隧道燈照明改造
四川桃巴高速隧道燈照明改造

莞深高速公路照明改造
莞深高速公路照明改造
 

更多道路照明改造案例參考,請撥打0769-88981038免費咨詢!

郵箱:ec@bfb-100.com
電話:0769-88754592
傳真:0769-22637988
地址:廣東省東莞市東城區光明管理區百分百科技園
    東莞市百分百科技有限公司(bfb-100.com)成立于2001年,是一家專門做節能照明改造工程的LED燈具生產企業,公司致力于學校照明節能改造、工廠倉庫照明節能改造、醫院、商超、戶外照明改造等照明節能改造工程!
百分百照明
百分百照明阿里巴巴旗艦店
  版權所有? 東莞市百分百科技有限公司  網站地圖  粵ICP備12055549號
国产高潮流白浆喷水免费A片,2020精品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,,97精品国产品国语在线不卡,AV淘宝国产首页在线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